棠解九卿

cp:瓶邪黑花,锤基盾冬,贾尼铁虫,GGAD,EC。经常爬墙,毫无节操,不喜绕道。
随时欢迎小可爱们来唠嗑!

【悄咪咪】「推文 | 耽美」关于民国和二战背景的冷门耽美作品

·这一期推文以民国和二战背景为主

·我的推文重心以文笔和人物形象还有故事性为主要判定方式。

·作品he/be,三观问题,自行判定。

·以冷文为主,间歇性更新,欢迎收藏。

·推荐程度按❤排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 by水如天儿♥️♥️♥️♥️♥️


如果要评选中国最有文学价值的耽美作品,这篇可以与《世界之灰》一较高下。然而《世界之灰》终究还是写的别人的故事,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讲述的却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事情。

作者应该是某位文坛大佬下凡,以精美的笔触描写了民国时期梨园生活的真实画卷,一字一句都极为考究。而故事也贴合时代背景,以历史为骨,以戏曲为中心,表现了抗日战争中的浮生百态。

书中人物都“身经百战”,所以不喜人物可以避雷,但不可否认其文笔笔力之深。攻绝不渣,受非常有骨气,也绝不贱。同样是民国文,水如天儿与尼罗最大的区别在于攻受对自己的价值观不一样。

一本《鬓边不是海棠红》,删改七年,字句可推敲,足见作品的精致与细腻了。




《灰塔笔记》by空灯流远 ♥️♥️♥️♥️♥️


每次都会推的小说,不知道为什么没多少人看,最喜欢的耽美作品之一,相比《世界之灰》没有那么晦涩,甚至作为战争主题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气磅礴。

以密码战作为战争的切入口,题材新颖,感情线较为复杂。

但字里行间感人肺腑,行文风格简约却又不失情怀,用无关风月的口吻讲一件旧事。

甚至家国情怀也不能作为主要卖点,仅仅是年代下的点缀。

非常喜欢书中的场景描写,风情万种的1940年,有点《特工卡特》的调调,但是更为英式。

大结局神来之笔。




《义父》(晋江已锁,网上有资源)by尼罗♥️♥️♥️❣️


尼罗的小说,文笔和故事自不必说,但是读者的心理素质要达到一定程度才能理解他的故事。尼罗的耽美每一部都觉得可以给王家卫拍成电影。

个人觉得《义父》《紫金堂》和《民国遗事1931》从某种方面来讲是一个水平线上的。攻受形象很迷人,深情却不下贱。

一开始都会觉得是渣攻贱受的寻常套路,但作为老期耽美,主角“陆雪征”的形象十分立体,渣出了特色和情怀。

不得不提文中“叶崇义”,作为男二,十分令人唏嘘。他也不算传统意义上的贱受,我固执的认为他是最爱陆雪征的(这里不方便谈及攻受),但是他同样也是最恨陆雪征的。他的死,颇有毛姆的《面纱》中,男主之死的即视感。

即使是这样,陆雪征还是有美满的一生。原来生命中一个人的生死,与另一个人无关。





《花花世界》(晋江已锁,网上有资源)♥️♥️♥️♥️


尼罗的小说,个人觉得是最圆满的一篇,相比于尼罗的小说之前的故事来讲,并不惊艳,但很耐看。

个人非常喜欢这个小说的结局,书中人物也十分耐人寻味。攻受之间相爱相杀,生死纠葛非常好看。

乍一看是豪门弃子和痞子流氓的爱情故事,是卑微的相依到高调的相杀。

但书中余至瑶与何殿英的感情是令人震撼的,从来没有一对爱人之间像他们这样鲜血淋漓,也没有一对仇人像他们一样爱得深沉。

可以说是一场血腥的黑色爱情故事,所幸最后,他们得到了最好的结局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一篇依然民国和二战还有其他有意思的时代背景相关。

可能包括古罗马和中世纪。

还是以文笔优先!

欢迎关注!也欢迎找不到资源的小可爱私信我❤


【(原/南/方/蔡)all侠】亡命天涯(上)「腐向」

·腐向,all侠,上篇为原/方二人,下篇为南/蔡二人

·少侠武当设定,受向,具体人设看合集前篇

·我写腐向和我写乙女并不冲突……

·如果说花前月下两厢厮守是男女间的浪漫,那么亡命天涯一定是男人间的罗曼蒂克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原随云 ver.


他失败了,这在辛夷辞的预料之中。

辛夷辞知道他的昌盛并不会持久,却也没有出言劝阻些什么。

原随云何尝不是明白人?他所有的疯狂与虚妄都建立在他的清醒上。所以当他大厦将倾的时候,他也没有太多感触。

原随云只是在求一个可以陪他亡命天涯的人。

幸运的是,这个人就是辛夷辞。

他们跋涉过关外的沙漠,在急流上逆水行舟,行至崇山峻岭,越过巍峨雪原。

武当的道长,无争山庄的少主,哪个不是锦衣玉食里养出来的人物?

他们也曾蝙蝠岛一夜撒万金,在武当的大殿里谈诗论道,如今也沦落到为了一贯铜钱来节衣缩食的地步。

一个盲眼的琴师,和一个仙风道骨的男人。

辛夷辞的武功算不上奇绝,偌大的江湖,他的能力仅限于自保,若是真的惹上了什么狠角色,便是连自保都有些困难。

一路艰险,他们已经不知道解决掉了多少明里暗里想治他们于死地的人。他们甚至无从考究是谁要杀他们?动机是什么?

辛夷辞其实不喜欢鲜血,但选择了做这亡命之徒,想要双手干净,似乎是不可能的了。

原随云莫名的很高兴,连辛夷辞都看得出来。

毕竟从此之后,他们就是一类人,而辛夷辞再也没有退路,选择离开。

这就是原随云最想要的结果,将辛夷辞身上的白,一寸一寸染上血的红黑。

无论这血是他原随云的,还是辛夷辞自己的,又或者其他蝼蚁的。

其实他们都算是求仁得仁。

辛夷辞不后悔,即使是如今面对三路杀手的围攻,在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破庙里。他其实觉得有一点讽刺,堂堂武当门下弟子,竟然要死在这种地方。

是的,辛夷辞觉得他自己要死了。

有点可惜,毕竟原随云看不见辛夷辞脸上血泪的纹路泛出的诡异红光,若是他看见了,定会忍不住赞美一句“玉面修罗”。

辛夷辞看不到自己的样子,但是他感觉的到无力感与疼痛从四肢百骸向五脏六腑蔓延。

他硬生生的接住了不知从哪个方向来的一刀,右手的手臂被划出冗长的一道血痕,他闷哼一声,往后退了一步。

原随云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,一面向辛夷辞的身边靠拢,一面替他挡下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刀剑。

他站在辛夷辞的身侧,在他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:

“阿辞现在的模样,应当是极美。”

旁人的进攻并没有停止,原随云却开始自顾自的调起情来。

刀光剑影在辛夷辞的眼前闪烁出一道道诡异的寒光,辛夷辞忽然停下手来,转身面向原随云。

他毫无顾忌的拥向原随云,在他的唇角留下轻轻一蹭,抹出一道血的痕迹。

身后匕首与剑气向他袭来,他却丝毫不惧。

他在原随云的耳边轻笑道:

“天上地下,美人庸人,总归都是你的。”

他侧过腰来,背后的鹤舞纹饰扭成一个好看的弧度。

“——斩无极!”



方思明 ver.


落日黄沙,加上一壶烧刀子酒,听起来倒是有几分潇洒的江湖味道。

如果忽略他们逃亡的目的的话,的确是一桩美事。

“你不该跟着我走这趟。”酒液顺着方思明的下颚滑下,他抹了一把,顺手将酒囊递给了辛夷辞。

“你也不该给我写信,”辛夷辞接过酒,回敬道,“我现在就把你送去天道盟,还能在江湖上留个好名声。”

辛夷辞小酌了一口,似乎怕喝醉了般,浅尝辄止,仅仅在刚刚方思明喝过的地方留下一个细不可见的吻。

精明如方思明,在风月场上见过太多撩人的手段,自然也不会放过辛夷辞的小动作。

他一把扯过辛夷辞,将他压在细沙中,狠狠的吻了起来。

方思明宽大的衣袍在两人头上遮出一片阴影,隔绝了外面的炎炎烈日。

辛夷辞同样不甘示弱,勾过他的脑袋,用啃咬的方式来回应他。

干燥的唇,有血的腥味与浊酒的浓香。

吻到最后,两人都有一些气短。

辛夷辞蜷缩在方思明的袍子上,支着脑袋,喘着气对方思明说,

“可惜我有一些舍不得,就姑且在江湖上先留个正邪不分的名声吧。”

“可惜?”方思明向辛夷辞挑了挑眉,“你不还是觉得可惜了?”

方思明把玩起辛夷辞的鬓发,等着他的答复。

“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一张脸,不去搏个绝世妖姬、断袖之癖的名号,岂不是可惜了?”辛夷辞毫无顾忌的答道。

“断袖之癖?”方思明用冰凉的指腹勾勒着辛夷辞脸上有几分妖气的纹路,“我可以成全你。”

“至于绝世妖姬什么的,我俩一人一半,如何?”

方思明抬手起身,一手将辛夷辞搂起,一手解决掉了远处埋伏已久的刺客。

“我们俩?”辛夷辞招出剑匣,甩出一记扫六合,“应该叫绝代双骄。”

他们身后落日渐渐隐于沙丘之下,留下一片火红的余晖。

光晕映在方思明的发上,折射出诡异的光晕。留在辛夷辞眼里,闪过一丝异样的的颜色,顺着泪纹蜿蜒而下。

当真是“绝代双骄”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一不小心把辛夷辞的人设变得有点浪了?

争取正经回来…

不知道腐向有没有人看?感兴趣吱一声吧

明天写南无生和蔡师兄的下篇。

【武当-腐向(原/南/方/蔡)】关于辛夷辞小道长的片段

霸道总裁原随云x任性小傲娇
妖孽美人方思明x妖孽闷骚无间道 
成熟稳重南无生x淡泊冷漠机灵鬼
暴躁师兄蔡居诚x娇羞师弟小可爱

似乎是4p的节奏呢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-

附上一段对辛夷辞小道长的描写:

辛夷辞长了一张颇为讨喜的脸,本来有当作玉面小郎君的资本,却被左眼下方那道嫣红的血泪纹所打破。

那道纹路几乎滑过他的半张脸,本来清秀的样子霎时变得诡丽起来,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好看。

本来好看这样的词放在男人身上的确有一些奇怪,但江湖之大,也不乏像方思明这样乖张的尤物。

可男人生的好看,就不免会背上雌雄莫辨的名头,顺带再加上一个祸水妖姬的评判。

辛夷辞的美的确与性别无关,可也谈不上妖艳。

他眉宇细长,如女子细描过一般,略向上挑,无端生出几分媚意。可他的眸子却如稚子一般,空灵澄澈。眉眼组合起来,矛盾相融,全然不觉异样。

阳光照入他眼里,他眼里便有阳光;血色溅入他的瞳孔,他的眼里便有血腥。

南无生曾经评价过他,“世上看山便是山、看水便是水的愚者很多。但只有他眼里的山水,排去了纷扰与执念。他看谁,眼里就是谁。”

他有一双艳过头了的唇,不是花魁唇上那心死气沉沉的胭脂色,是有灵气的色彩,压过世间剩下的七种颜色。只是红而已,便比血液香甜,比朱砂轻佻,比绫绸明艳。

方思明爱极了了他的那双唇,他记得这双唇所有的味道,烧刀子的凛冽,不知春的茶香,乃至江南的清泉,他都在这双唇里一一品尝过。

可辛夷辞其人,最为讨喜的还是他的性格。恶他者,总说他两面三刀、善恶不分;喜他的人,便评价他心有千窍,八面玲珑。

他话并不多,仅有的几句话,却能教人听着舒服。

他自己也说过,他不爱劝人为善,也无意教人作恶。

“人各有命,旁观者评论什么,都是不客观的。只有活着的人才知道,自己是怎样活下来的。”

他在中原与原随云畅聊,一见如故,却也不妨碍他在金陵与楚留香推杯换盏,把酒言欢。

他未成大道,也不想求什么大道,在他的眼里,芸芸众生就是芸芸众生。世人皆恶,世人皆善。

没有人可以翻过这天,他也不例外。

他只是一个过客,原随云与蔡居诚想将他拉下深渊,他就凝望深渊,方思明和南无生想让他远离泥沼,他便作壁上观。

辛夷辞是很奇怪的一个人,明明在俗世里翻滚,满身烟火,但他的仙风道骨却篆刻到骨子里,与红尘无关。

_________________

和基友一起完成的公主抱合集!

集齐《楚留香》F4的美男子。

cp干脆一起上算了……

辛夷辞小道长的人设瞬间暧昧起来。

大概这一段就算他的人设了,以后可能会有小段子!

换了这么多套衣服,还是鹤舞套真绝色!

特别感谢基友截的p9,和明明的暧昧瞬间!

最后p10截一张美人道长辛夷辞❤️

真的超级喜欢脆生生的高冷美人扮猪吃老虎,结果被老虎吃干净了的剧情。

其实主要是晒晒自家儿子。

有人感兴趣就吱一声吧……

晒一晒自家的儿砸!

两只妖孽的合影!

武当真·仙风道骨的小妖精,仙鹤装什么的太好看了!

非氪金玩家,时装太少,我的锅,拍不出明明和儿砸万分之一的美貌。

求同服的生活玩家一起浪一浪!

修为低到令人发指的玩家,靠卖萌为生……

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没办法使劲yy乙女的原因吧……


想为儿子码个人设,愉快的苏明明,不知道有没有人看?

【方思明x你】锦灰成霜(中){有车}

·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乙女写手,轻喷
·第一次写bg车,不足之处见谅
·cp:方思明x你,蔡居诚为重要配角
·he/be不定,下一章完结
·没机会碰电脑,合集什么都过几天再编辑。
前文戳这里:
《锦灰成霜》(上)

__________
04
在方思明踏出小院的时候,谢思归开口了,她彻底平静下来,全然没有刚才痛哭的痕迹。
“我们,还是分开吧。”
她的声音不大,小屋至院门不过十来步的距离,她知道,凭方思明的耳力,一定听得清楚。
方思明还是停下了脚步。
“我大概也不会再有嫁给别人的心思,可是我累了,你也过的很累。”
“如果没有我,你大可行西域,渡沧海,隐姓埋名个数十年,等到江湖改朝换代,你依然可以做你的一方枭雄。”
“这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。”
谢思归的脸上显出疲态,她装出一副真的厌倦了的表情,像所有戏文里另攀高枝的大小姐一样。
世人都以为方思明是美人薄情,可这位薄情人偏偏在不该深情的时候深情了,于是斩断情丝这种事,就不得不由谢思归亲自说出口了。
可谢思归还是低估了方思明。
有那么一瞬间,谢思归捕捉到了他脸上的一丝暴戾,可瞬间又隐去。
他深吸一口气,转过身去。
“信我一次。”方思明几乎可以算是祈求到,“义父可以不要我,你不行。”
她看到了方思明眼角一闪而过的晶莹。
然后空荡的院落,蓝楹花落了一地,再也不见方思明的身影。

05
“那是你们最后一次见面吗?”蔡居诚自己给自己倒了酒,玩味的看着眼前的女人。
“听起来这出折子戏也没有那么无聊”,蔡居诚用手磨蹭着点香阁的白玉杯,忽然升起了一股恶趣味。
“人间这么多面要去见,总有见完的时候。”谢思归开口道,声音有一丝醉酒的嘶哑,“可总会再见到的,不是吗?”
谢思归抬手将自己的碎发缕上,努力想摆脱醉态。
“我不想等他了,你知道等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?”
“士兵战死沙场,未亡人尚且可去收殓骸骨。可他是生是死,我都等不到一个答案。”
“这样太苦了。”
“可我知道答案的时候,觉得还是不知道的好。”
醉酒人的话总是特别多,蔡居诚哼了一声,嫌她此时此刻有些呱噪。
就连之前看起来还不错的那张脸,她的风姿与清雅也被侵蚀的七七八八。
蔡居诚有点看不起她,为一个男人沦落至此。
这并非女人的共性,多少侠女快意恩仇,可偏生她做不到。做不到,又还要去淌江湖这滩浑水。
他最烦这样的人,不自量力。
说得好像他自己一样。
眼前的女人倒在了桌子上,彻底醉了。
她的声音戛然而止,屋里一时变得极其安静。
窗外下起了秋雨,稀稀疏疏打在檐上,听起来颇为无力。
连月光也没了,湿寒却更甚。
蔡居诚向前挪了两寸,试图将那个女人扶到床上。走近女人的霎那,他闻到了女人身上的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。
那是灰烬与焚香的味道。

06
谢思归做了一个梦,梦里也有淅淅沥沥的秋雨。
与其说是梦,不如说是回忆。
冷秋,夜雨,陈酒,一年中最寂寞的夜晚,她也曾与方思明共同度过。
有方思明的夜晚,便不需要月亮。

小破车戳这里:又是一场风花雪月的车

___________

作者碎碎念:
基友说一个合格的写手不应当收到题材限制,应当广泛涉猎。所以作为一个耽美写手,我也不想给自己打上什么标签,一时兴起来挑战乙女文。

这篇文写的我写的很苦逼,停停写写一个星期,总是没有足够的灵感和词汇来描述他们的爱情。

毕竟他们都不是一个平凡且正常的人,所以他们的爱也不会正常。

对于我来说,可能虐黑花虐贾妮都比写这一场车来的舒畅。写这篇文的时候,我并不快乐。

我不想因为我是在写乙女向,就不顾角色性格和背景,一味的发糖。我仍然不希望过度的自我带入和自我美化。

完全没办法自我带入,毕竟我家少侠是儿砸,还是武当的妖孽……

如果真的爱他,会坦然接受他的所有,仅此而已。

这是一次非常有意思的尝试,也谢谢大家都关注与赞赏,我会尽量给他们一个“合适”的结局。

【悄咪咪】关于50fo点梗

已经过50粉了,之前说的虽然是气话,但也算数。
先总结一下已经点了的梗和大致计划。

------------
燕子:欧洲古代BL,双作曲家,天才间的爱情故事。两个天才相互写曲子送给对方啦,一起办演奏会啦,从对方身上获得灵感啦。
(可能写EC或者GGAD)

炎凉君/老雨:西幻设定,勇者斗恶龙
(没想好……可能原创,可能锤基)

凉萧:原创的民国军官x女学生的故事
(别的不知道,估计要be,不介意我用一下初一的脑洞吧……)

Sakura 雨樱:黑花甜甜的小段子
(我尽量发糖,尽量……)

吹笔帽同学:蔡居城x梁妈妈的bg文
(随缘吧……不可能不适合泥石流……)

----------

剩下的cp依然不变!还可以继续点梗,虽然慢更,但肯定会填坑的。

cp列表:

瓶邪
黑花
GGAD
EC
锤基
贾妮
虫铁
all邪(黑邪,花邪,盟邪)
刀马
崇花
盾冬
黑苏
双黑
原创bg/bl(古代,现代,民国)

关于乙女向:
《遇见逆水寒》
《楚留香》
相关乙女,随便挑!
我的底线是不拆官配!
不!拆!官!配!

字数3000到5000字左右。
更新时间随缘。
he低概率产出,本人he认知障碍……
最好给出清晰的梗来。

【方思明x你】锦灰成霜(上)

·有小可爱要约我楚留香乙女见
·于是决定苏一把方思明,微蔡居诚(无感情线)
·我特地来证明一下我会写乙女bg文
·很少写bg,见谅
·ooc属于我,辣鸡文笔是我,沙雕也是我
·女主蜜汁设定,可能有车
·友情提示,不要闹事

-------------

00
“你知道锦灰是怎样结成霜的吗?”
蔡居诚看见眼前这个喝的烂醉的女人向他问道。

01
这个女人不是江湖之人,他看得出来。
她没有江湖女子的英气,也没有红尘客的放荡不羁。
她穿的精致,锦衣华服,上面缀着白玉兰的绣花。眉间朱砂点的极艳,倒像是哪家贵女。
“她算得上是个美人”,蔡居诚这样想道。
点香阁美人很多,花魁方莹更是一代绝色,但都美的过于艳俗,蔡居诚在武当待了半辈子,虽说没有修到清心寡欲的道,但对那些凡俗的、市井的玩意,大体是看不上的。
但是这个女人的气质很特别,说她素雅,她眉间丹砂艳的比过方莹的唇;说她妩媚,她素发轻绾,露出细长的脖颈,全然不见媚意。
这样一个女人,在他面前卖醉。
深秋的夜里,酒是凉的,夜是冷的,眼前人是哀伤的。
可是蔡居诚并不关心,她只不过是一个恩客而已。她想说,他便听,她饮酒,他甄酒。
大概一个人的苦难太多,就不会再有余心去关注别人的悲伤了。

02
“我喜欢过一个人。”那个女人开口说,“一个很漂亮的男人,像故事里九条尾巴的狐狸一样漂亮。”
“果然又是来讲爱情故事的,”蔡居诚不留痕迹的翻了个白眼,点香阁待久了,才子佳人的戏听的腻味,无非是怨妇与薄情男子的故事,要不然就是爱慕者的独白。
“他其实是一个乏味的人,从来不说喜欢,也不会说喜欢,可是我知道他喜欢我,我也喜欢他。”那女人脸色坨红,眼中流露出迷蒙的醉意,陷入了她自己的回忆中。
“大概是单相思的戏码,”蔡居诚盯着女人,看她沉迷于自己故事中,心中冷然一笑,早给这位陌生的女人定好了爱情故事的脚本。
“她爱他,他不爱她,她以为他爱她。”话本上的故事无非就是这样,毫无新意,谁知世间依旧如此。
蔡居诚给那个女人甄了一杯不知春醒酒,酒意浪费了好茶,故事俗套的浪费了女人这张美人脸。
蔡居诚觉得有些可惜,他没什么话好说,但还是勉强开口道,“所以···他叫什么名字?”
“思明,他叫思明,我叫思归。”女人顿了一下,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般,痴笑道,“一个思明,一个思归,所思不同,自然也不会是一条路上的人。”
“我是真的傻,他思明,我便拼命将他拉到阳光下,想给他最好的春光夏景。”女人叹了一口气,小饮了一口茶,又将茶杯放到一边,自顾自道,“却没想到思这件事,也仅仅只是思而已,有的时候留点念想就罢,何必当真。”
蔡居诚实在不是一个合格的倾听者,他皱了皱眉头,已经明显的有不耐烦的神色,直接了当的截了女人的话,“你们分手了?”
“大概吧。”女人迟疑道,“我离开了思明,他也没来得及说些什么。可思明是个疯子,只要有机会,他不会同意的。”

03
那的确是一场尴尬的分手,一场谢思归单方面提出的分手。
方思明站在他们简陋的小屋下,衣着不似往日的那般浮华,褪去了金色的手甲与繁琐的饰物,一身素黑,站在雨里。
雨将他银白色的头发淋的透湿,碎发也贴在脸侧,淌着小水滴。连平日里嫣红的唇,都卸了颜色。雨不算很大,但势头很足,雷声作伴,听起来有一些吓人。
“方思明!”谢思归第一次如此失态的怒吼,“你不欠万圣阁,万圣阁也不欠你了,就一次,哪怕就一次,你能不能不为朱文圭活!”
“我没有。”方思明低头,雨水顺着头发滴下,看不清他此时的神色。病态苍白的睫毛像蛾子的羽翼,颤出一片阴影。
他想说些什么,但是始终没有说出口。
能说什么?
说万圣阁余孽知道他从蝙蝠岛活着回来了,还没有及时归顺,定会杀他灭口?
说天道盟知道他还活着,定不会放过他,连身边的她都会是邪教妖女,时机一到,一并除去?
说他若没个清清白白的身份,江湖还是朝堂都容不得他?
数个月之前,他还是万圣阁的少主,虽不算什么正道魁首,至少也少有人敢置喙些什么。谢思归算不上完完全全的江湖中人,以少主之位,足以护她周全。
可是现在呢?万圣阁少主这个身份便是人人喊打的过梁之鼠。他站在独木桥的中间,一面是忠义,一面是正道,偏偏他两不能全,望向桥底,却是血骨累累的万丈深渊。
可方思明心头上的光,还亮的耀眼。
他拖着残缺的身子,一路走来,自己尚无十足的把握,又何必在将思归也拖入泥潭呢?
除了一路坎坷,他方思明再也给不了谢思归什么了。
只是他不知道,谢思归苦求多年,求的便是坎坷时她还尚且能相伴。
方思明读不懂谢思归,谢思归妄图读懂方思明,可她还是失败了。
谢思归站在屋檐下,哭得几近哽咽,“你伤还没好,伤的那么重,遇到了危险怎么办?你又不让我陪,我也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。大宅子我可以不住,他们往我头上扣什么名头我都不怕,我求你,求你不要走···”
谢思归的声音越哭越小,慢慢她蹲坐在地上,到最后几乎是蜷成一团的嘤咛。
方思明想走过去,抱住她,告诉她,他会回来的。
他思明,亦思归。
可是方思明不行,他一身夏雨和泥泞,脏透了,碰不得她。
方思明就这样静默的看了她半晌,雨势减小,他还是开口了。
“妆台的匣子里,有一盒点香阁的胭脂,名为烬华,乃是昔日花魁所用。本想有一天,能同你共享画眉添妆之乐。”方思明素淡的唇勾出一个苦笑,抬起明亮如琥珀色的眸子望向谢思归,柔声道,“思归每日眉心点一点丹砂,我就在思归的心上。若是···”
“若是什么?”谢思归抹干了眼泪,带点怒气与埋怨的接过方思明的话头。
“若是烬华尽,我未归,思归便将我的东西烧干净,离开吧。”
方思明仍然在笑,只是骤的露出一副意气风发的骄傲神情,一如往昔江南一见,锦衣玉袍时的风流少年郎。带着六分矜傲,三分妩媚,剩下一分狠戾被藏在了骨子里。
明明是素布黑衣,硬生生被穿出了万圣阁少主的英姿。
“正常丈夫的欢爱我给不了你,如今万圣阁少夫人的位置也许不了你,在武林的一世逍遥我也给不了你。”方思明还是向谢思归走去,将她哭乱了的碎发别在耳旁。
“可是我就是这样贪心的人,只要我还活着,我就不想看到你成为别人的人,可我死了,又见不得你受苦。”
方思明旋即又收回了手,转身离去。

------TBC ------

那啥,真的不是很会写乙女,谢谢大家来看。
两到三章写完,连续更,不会坑。
乐意关注的关注一下,最近除了点梗的民国bg和方应看以外少有乙女向文。
我只是来证明一下我可以写bg

【悄咪咪】说一点什么

既然黑我都黑出团体了……
写那么长的字还截图开小号真是麻烦你们了……
还黑出粉来,我真非常感动……
反正也没有什么好回应的。
不如你们随便黑,黑到50粉我发福利?
如下限定cp随意点梗?
瓶邪
黑花
GGAD
EC
锤基
贾妮
虫铁
all邪(黑邪,花邪,盟邪)
刀马
崇花
盾冬
黑苏
双黑
原创bg/bl(古代,现代,民国)

然后有人说我不写乙女……
写!为什么不写!我又不歧视乙女!
《遇见逆水寒》
《楚留香》
相关乙女,随便挑!
重申一遍,我的底线是不拆官配!
不!拆!官!配!

3000字到5000字的短篇,随便点梗,国庆之前写完!
ps:本来想用一下以前的某些方法的,想想算了,肝不过……
我是一个正儿八经的写手,不能这么下流

【黑花】一个瞎子的风月事{一发完}(有车)

小破车,假装原著向
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三胖子
BGM《难忘今宵》

相关文章请戳:

http://mmnn02200059.lofter.com/post/1f21f558_eefc252a"  >【瓶邪/微黑花】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

----------

00
他快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。
大概他就叫黑瞎子吧,那人最喜欢叫他“瞎子”,他总是唤那人“花儿”。
瞎子叫久了,他也真快瞎了,花儿却是一如既往的艳,艳杀京城。
瞎子和花儿,当真是一场风花雪月的事。
若是他的花儿在场,定会讥讽他,“就你这个杀人越货的逃犯样,谈什么风月?”
于他,风花雪月此词何解,便有另外一层含义了。

01
他在塞外西风中孑然而行,却也折过京门皇城根下的海棠。
他们于寒冬雪夜一晌贪欢,也不曾忽略山涧明月石下流的风情。
他的骨子里,还是一个风雅极了的人,纵然一身浊尘,可仍有一腔热血去予明月繁花。
解语花不是这样的人,他凉薄透了,连骨子里都透着戏子的薄情。
解雨臣也担不起这样的命,他俗透了,浑身上下都是商人的寡义。
他这朵花,与风月无关。

02
解雨臣把他和黑瞎子的关系归于欲望,间杂着肉欲与权利,像是一片雪落不到的泥塘,月照不到的沟渠。
他第一次见黑瞎子的时候,刚刚二十岁的年纪,狠辣还没有切入他的骨,他也还没有褪去温润的皮。
他就坐在解家堂口里,翻着账本,酝酿着一肚子的血雨腥风。
黑瞎子就这么跨过门栏,一身风尘,与解语花枝娇朵朵的内院格格不入。
他探身向屋内,一眼就瞧见了眉眼低垂的解雨臣,斜靠案侧,半带慵倦,好一副美人图。
“嘿,美人,你们家管事的在哪?”这是黑瞎子向解雨臣的第一句话。
美人抬眸,给了他个玩味的眼神,“我就是管事的,有何贵干。”
解雨臣的嗓音很好听,秋日的阳光透过四合院的老床,洒在他的半边脸上,黑瞎子可以看见他嘴唇的纹路和光泽。
“二爷以前说,我要是没地方去了,可以在解家堂口里某一份差。”黑瞎子斜倚在雕花窗上,离得解雨臣更近了些,身上的烟草味使得解雨臣细不可见的皱了皱眉。
“来得晚了几年,不知道解家还收不收我。”
黑瞎子又顿了一会,勾起了一个笑。
“解家要是不收我,美人收我,也可以。”
解雨臣坐了几年解当家,他最难的时候,也不是没有人讽刺他长了张兔儿爷的脸。如今他当家的位置坐的也算不上四平八稳,偶有流言,仍然能流到他的耳中。
“解家不收废物。”
解雨臣拿起案上的茶碗,抿了一口,不动声色的把怒意化为威严。
“我虽然眼神不太好,但是还不至于到废物的地步。解当家不试一试,怎么知道我能不能干?”
黑瞎子半猜出了美人的身份,不禁有点后悔。要是早来两年,说不定还能掐到水汪汪的白菜芯子,现在这菜虽然不老,可拱起来还有些难度。
解雨臣抽出个账本,甩给了他。
“给你三天时间,把帐收回来,解家就收了你,价钱另谈。”
黑瞎子接过账本,没在意,“我要是一天之内,把事摆平,解当家能把我收了吗?”
解雨臣毕竟年轻,压不住性子,怒极反笑,“常家堂口要是有这么容易摆平,我倒是不介意把你收了。”
他眯起眼睛,认真打量眼前的这个人。这个人的墨镜将他的眼睛遮的严严实实的,他看不见眼睛他的眼睛,便不敢胡乱揣摩这个人的来意。
道上混的人,色心上头,总能做出些愚蠢的决定。如果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为他的愚蠢买单,他到并不介意。

03
然后,黑瞎子做到了。他真的成了解当家的人,在解家看不到的地方。
黑瞎子能下凶斗,能理乱账,能平内乱,能镇外敌。只要解家手中握了这么一张底牌,他就能安心。
一般的东西留不住黑瞎子,他就像匹狼。前半辈子体验了王子候孙的荣华富贵,然后又依然转身,去做大漠上的游侠散客。
这样的人,放荡不羁惯了的,最难掌控。
能拘住他的东西屈指可数,美人恩就是其中之一。
而解当家,也不介意以身饲狼——只要这只狼足够听他的话。
解雨臣一直认为他们的关系相当纯粹,他做事,他们做爱。事可以成真,多出来的爱字,他给不了。

04
他们最后一次做爱,是在某一年的除夕夜里。
冬天的北京,冷且干燥。四合院里的暖气烧的很足,但人的手脚仍然冰凉。
除夕的雪很大,大到黑瞎子踏雪入屋时,靴子的脚踝上都结了冰渣。
窗上都雕花都被雪掩盖的模糊,解家的下人都回家过年了,一时间,偌大的四合院冷冷清清,毫无年味。只有远处依稀传来的爆竹声,才让解雨臣真真切切的感受到,又是一年除夕。
黑瞎子随意的踢掉靴子,拍打着外套上湿冷的雪粒,俨然一副驾轻就熟的姿态,摸进了解雨臣的内房。
“花爷这是在守岁?吃了吗?”他随口问道。
“没有,厨子都回家去了,你要是饿了就自己下碗面。”
解雨臣盘腿坐在沙发上,电视里春节联欢晚会的声音开到了最大,但是他头也不抬,专心致志的在玩手机。
“好嘞。”黑瞎子依然很得瑟,明明是热脸贴上冷屁股的事,他却总是一副兴致高涨的样子。
“大概他的脸长在下半身吧。”解雨臣有时候这样想。

05
黑瞎子在厨房忙活到快12点的时候,端着两碗热腾腾的饺子放在了茶几上。
电视里的联欢晚会正在唱新年倒计时前的最后一首歌,解雨臣则放下手机,抬眼看了看黑瞎子。
黑瞎子的墨镜在屋内仍然没有取下,在饺子热腾腾的蒸汽中,雾了一片,竟然有些滑稽。
“好久没练过手艺了,不知道味道怎么样,花爷趁热尝一尝。”
解雨臣最终还是拿起了筷子,试探性的咬了一口,羊肉馅的,虽然馅调的很不错,但仍然有一股淡淡的膻味,解雨臣一直吃不惯。
他象征性的吃了两个,就撂了筷子。虽然并不和他的口味,但除夕夜的晚上能有一碗宵夜,还是让他的胃暖暖的。
黑瞎子也没看他,只顾在一旁狼吞虎咽,边吃还边含糊的聊起一些往事。
与其说是聊,不如说是自言自语。
“这饺子还是不如当年的口味。”他自顾自的说,“以前家里厨子做出来的除夕宴,可以摆满三米长的方桌,我后来也就在张大佛爷的婚宴上见过这样的排场。”
“可惜呀,”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,“姓张家的排场都不是给喜欢的人摆的,太没意思了。要是我,在自家院里煮锅饺子就能暖炕头了。”
解雨臣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,屋内灯光灰暗,电视里传来新年倒计时的声音,然后不知道哪个寺庙的钟声从远处传来,外面一片火树银花。
“你除夕夜里跑回来,就是拉着我吃饺子的吗?”解雨臣开口,声音被烟花炸裂的声音掩盖了一半,但黑瞎子听的很清楚。
“大过年吃饺子,叫年夜饭知道吗?现在我们是吃了年夜饭的交情,不一样了。”
窗外的烟火在解雨臣眼中炸开,笑的有些讽刺,“床上的交情,能有什么不一样的。你回来,难道不是为了来一炮的吗?”

06

一场风花雪月的车

(翻车评论见)

07
解雨臣不知道黑瞎子做了几次,他只是听到做到疯狂时,黑瞎子嘴里蹦出的各种情话。
这个人平时像疯子,发起疯来又难得正经。
他说,“花爷你红眼的样子真美。”
“花爷你叫起来的样子像我小时候家里金丝笼里养的那只翠鸟。”
“花爷你身上味道真好闻。”
在解雨臣几乎快要昏过去的时候,他隐约听见一声满语。
“Би чамд хайртай”——我爱你。
可惜解雨臣听不懂,也不信。

08
第二天解雨臣醒过来的时候,黑瞎子已经走了,吴邪的计划没有节假日,而黑瞎子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
他在床上醒来,一阵摸索,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杯水和一副墨镜,底下还压着一张随便撕的纸条。
他以为会是什么重要的内容,没想到只是“新年快乐”四个大字。
解雨臣起身,将墨镜顺手丢进了抽屉里,拿起水杯将冰水一饮而尽,瞬间清醒。

09
也没过几年,大概是吴邪刚刚等到张起灵之后的那几年里,黑瞎子还是死了。
解雨臣不知道他真名叫什么,甚至不知道他死在哪里。
但是,他的确是因为解雨臣而死的
明明快瞎了,一大把年纪的人,死在不知名的地方,落得如此下场,只是因为一个解家必争的斗。
斗里人马太多,解雨臣不知道他死于谁的手,又或是他自己命数已尽。
他留下的,似乎只有一副墨镜。
解雨臣有些失落,不像是死了床伴的失落,也不是丢了情郎的空虚。似乎好像是漫长的生命,忽然硬生生的扯下二十多年的光景。
“海棠其实是无香的,”他揣着墨镜想,“但还是有这么多人为海棠折腰。”
他们的风月,大概是沾不上雪,开不了花的了。
解雨臣叹了口气,从裤袋里摸出一支万宝路①,慢慢点上,吞云吐雾,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,“浪漫吗?”
堂下的伙计一愣,硬是没接上话来。
他又眼角一勾,笑到,“你想来一支吗?”
“太可惜了。”解雨臣向来通报的伙计说道,“抽烟死得早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
①万宝路(香烟):Men always remember love because of romance only(男人只因浪漫而牢记爱情)

本来想写一场绝望的性,然后并没有什么绝望与风花雪月。
这个梗留给GGAD好辣~

防翻链接

全文链接戳这里

(翻车评论见)

关于限流

一定不是因为我的辣鸡文笔……
是限流,都是限流的锅……
嘤嘤嘤

暴力仓鼠x:

最近看大家都在说乐乎限流,我过来看了看才发现自己也被限流了。下面,我想对这次限流提出问题,并提出一些有可能的应对方法。


问题:据我所知新浪曾限制个别微博用户流量。即,针对于某些用户限流。理由:1,有些用户流量过大占用服务器资源;2,有些用户发广告过多;3,有些用户比较不爱发帖和参与互动……乐乎为何限流,原因可能有二(我在这里“瞎猜”,是因为乐乎从不会解释这样的问题因何出现,如此行为属于管理决策,不向用户公开理由):


1,乐乎因服务器负荷过高,占用网络带宽资源过大,被动对全部用户进行限流。或随机对用户进行限流。


2,乐乎做出管理决策,主动对用户做出限流。(可能是对部分用户进行限流;可能是对用户进行程度不同的限流;可能是对用户进行时长不同的限流;可能对一些用户进行长期以及程度较深的限流;可能限流部分冷门话题及同人文……但原因不明,方法不明。)


限流的反应不止有一种,例如发言被“吞掉”(主页不显示这条发言)。


限流不一定是网站被动行为。新浪曾经在2014年4月份施行“信息流优化计划”。牌坊是清理质量、互动低的内容以及营销信息,后来就变成所谓的“优化用户首页阅读内容”,当然,他们到底怎么优化又是怎么测算“对于单一用户来说那些内容是垃圾哪些不是”的,则没有明晰答案。


我感觉,限流是新浪对他的用户进行直接管理的一种手段,只是叫“限流”而已。当然,我现在不知道乐乎是因为什么事情才开始限流,也不能盲目就说这也是在复制新浪霸道总裁式的管理策略。




基于这样的状况,我给大家提出几个解决建议。


一,针对于自己的乐乎组建QQ群、微信群。如乐乎关注度较低,可联合几个关注度高的朋友组建一个、群。在发帖时在QQ或微信群里作通知。依赖群中小伙伴的转发,使得此贴在其他用户主页的出现率增加。


二,在乐乎整理自己的关注人-定期进入关注用户的个人主页浏览帖子-同时转发所有喜欢看的贴,为这些贴扩大出现率。例如,我今天关注了某同人CP的写手或影评号儿,那么我将每隔一天点入他的主页,对他的贴进行浏览、推荐、转发。(如采取此种办法,可以使大家的阅读内容丰富起来,但可能会引发其他用户的首页内容杂乱无章。需要大家互相体谅)


三,抽取乐趣关键词,建立百度贴吧。如“文艺电影影评”“杂食者乐园”(多个冷CP共享一吧,建贴时前面打【CP名】)我知道大多数人会觉得这个主意不好,因为在部分用户眼里看,贴吧知识水平较低。但我想说贴吧的服务器比较稳定,不会今天下雨明天下雪后天下刀子。也有许多贴吧的用户水平是比较高的,我曾经在贴吧发现许多深度讨论学术的文章。一个贴吧从建立到升温的确需要一段时间,但起码它是比乐乎稳定得多的地方。我之所以提出贴吧而不建议微博,是因为微博不具有私密性。以及,我之所以提出此条,是因为随缘并不能覆盖所有CP。


四,利用博客。这里说的,不是新浪微博或是其他微博,而是带有个人主页的网站,形式例如豆瓣(如果注册豆瓣账号,不建议在个人主页上发同人,因为不会得到官方推荐,只有关注此号的用户能看见。同时,建议组队去)。我觉得更好的是简书。虽然它目前还是个发育期。(我也建议组队去简书。)




总之,我不认为乐乎能快速解决限流问题或是释放流量。我们应该对限流主动采取对策。原则是使用一切方法-加强同好之间的联系。


最后,希望小伙伴转发此贴。这或许可以提示那些为限流困扰的人。


同人写手写文不易啊。奶奶个熊的。